qgtss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五百零六章 別答應,快反悔!【二合一大章!】-z5thw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金光闪烁,黑光闪烁。
天空中的金色光点与黑色光电,终于落下来。在左小多期盼的眼神中,有两滴金色光点,意料之内,情理之中的轻飘飘落在他光光的头皮上……
然后,就是一阵阵排山倒海般的灵力,强势涌入了他的经脉之中,直冲丹田!
瞬时间,左小多感到自己整个人几乎要爆炸一般。
四周还有光点在不断落下,可左小多已经不敢再吸收哪怕一点半点,即时进入灭空塔内部,然后将三大块极品星魂玉搬了出来,快速的安置在身前身后的位置上。
万一那金色光点落下来落到星魂玉上,或者还能别有效用呢?
而左小多本人已经进入灭空塔开始修炼,压缩真元去了。
那两点金色光点供给的灵气好似潮水一般,精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强势冲进丹田,瞬时满盈,兀自有余未尽,左小多从一开始,就在自己丹田中抡起了大锤。
我砸!
我砸!
我砸砸砸!
单只两滴金色的光点,就让左小多足足完成了七次压缩,甚至还有余未尽,再次进行了第八次压缩,第九次压缩……直接冲到了第十五次压缩,才悄然在左小多身体里面蛰伏起来。
对于这一点左小多倒是并不奇怪,妖王级别或者更高级别的妖兽,在接触到金色光点后,可都是体型瞬间增长一倍,修境实力也随之暴增;左小多借助这股威能,将本身修为强制压制到这等地步,也是情理之中。
当然,左小多自己还是感觉难能可贵,令人赞叹。主要是自己的毅力……
左小多极为小心的从灭空塔溜出来,第一时间就去找之前安置的那几块极品星魂玉。
目光所及,却见自己所布下的三块硕大的极品星魂玉,其中两块已然不知去向,而剩余的一块,好好的在地上放着,其上赫然有四滴金色光点,熠熠发光!
“发了!”
左小多立即将剩余那块极品星魂玉收进了空间戒指,然后不放心的跟进去看了看,只见那金色光点,仍旧在极品星魂玉上,并无异样,这才放心的出来,继续前进。
“此行不虚,此行不虚啊!”
左小多看着再次平静下来的混乱空间,咳,所谓的再次平静下来,只是说那两朵莲花不再彼此干仗了而已,其他的危险,仍旧还存在,半点不少。
对此,左小多心下还是多少有些遗憾的。
那两朵莲花,应该是主宰级别的超阶灵物……若是这两朵莲花……能被我给收取了……嘿嘿嘿嘿……
不过另外两块极品星魂玉为何不见了?只有一块留下?
按说自己立身之地,并不会有毁灭之风或者如刀闪电来袭,这点已经在剩余的那一块上得到印证,那另外两块极品星魂玉又是因为什么缘故消失的呢?!
左小多思来想去,觉得只有一种可能:金色光点与黑色光点是不能并存的;留下的这块,只有金色光点,所以留下了。
而另外两块,应该是两种光点都滴上去了,两种力量难以并存,这才毁掉了!
可惜可惜啊。
一边想,一边继续前进。
左小多感觉,自己现在这般已经是当前这种情况下的最快移动速度了,但走了差不多一天多的时间,却还是没有走出去。
“加油,莫要懈怠!”
“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已经走了大半了,千万别在剩下的路上,突然放松导致遗憾!”
“行百里者半九十!这一句话,一定要记住!”
连续做下心理建设的左小多越发的打叠起精神来。
空中仍自不断激荡,各种灵物在战斗,各种气息也在战斗,偶尔还有小山飞来飞去,轰轰隆隆,无数的地貌,在瞬间改变,瞬间摧毁,但无数新的地貌,却也在瞬间建立,瞬间稳固……
远方还有隐隐约约的嘶吼,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一片绿光突然遮天蔽地而起,随即却又立即消失,黄光白光蓝光,不断地闪烁;左小多感觉自己比走在元宵节的晚上,还要多姿多彩一千万倍……
“有过这么一次经历,出去绝壁可以吹一辈子了……”
左小多莫名的有些骄傲起来:就算是号称天下无敌的洪水大巫,他来到这里面,能全身而退吗?我估计他也得被切得七零八碎的……
相约三年 人之初
“也就是我左大爷,可以履险如夷,潇潇洒洒,漫步于生死线上,徜徉于地狱门口,一派君子风度。”
全民诸天轮回 无月不登楼
“虽然我没穿衣服,虽然我光着屁股,虽然我……但是我仪态是潇洒的,我内心是洒脱的,我头脑是强大的,我的精神,是傲然的!”
全能無敵王
“一个人的内心强大与否,与是否光着屁股,毫无关系!”
左小多小心翼翼的傲然前进:动作小心翼翼,内心傲然,思想傲然。
终于……看到了进入伊始的那一根绿色藤蔓了……
这一刻,左小多热泪盈眶!
老子,这就要出去了!
老子,再也不进来了!
谁愿意进来傲然就进来吧!
祝福你!
终于快要出去了。
左小多心中激动,但行止举动却愈发的谨慎了起来。
他可是很知道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
眼角看着那一株绿色的藤蔓,侧着身子,沿着这条线路,小心翼翼的走了足足三个小时!
终于终于,终于来到了藤蔓的左近。
而在藤蔓左前方,已经能够看到位于几十米外,由娲皇剑开辟的那个三角形的小小缺口了!
那里,就是那里!
只要从那边冲出去,就可以出去了,真正逃离这个死亡禁区!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左小多才算真正的将一颗心重新放回了肚子里。
这一趟……实在是太悬了,动辄就是杀身之祸,性命之危。
进来之后,近乎没有收获……亏大了!
这提心吊胆的……
这段时间,足足过去了四天时间是有的吧!?
整整四天啊!
放在外面,就算自己不去历练,不去搜罗天材地宝,单纯只是钻进灭空塔去修炼,也可以修炼差不多一年的时间啊……
这一来一去,得损失多少机缘机遇灵材灵药?
这还不是最可气,这里可不是没有灵药灵材,相反,这里面哪哪都有天材地宝,而且还全都是最顶级的,可看到拿不到啊,有什么用!?
甚至比单纯没有更可气!
左小多自怨自艾,感觉自己亏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你说说我得到了啥?
统共就得到那么一把破剑,几块破石头,再就是挖了点儿地皮,还有那几颗还不知道能不能孵出来的蛋……
我这跟一无所获有什么差别!
若不是最后搞了几个光点,算是略有收获……几乎便是光着屁股进去,光着屁股出来的……
不对,屁股还被干了一次呢?
那可是心灵肉体的双重伤害啊,我挺翘的八月十五啊!
这时,手中的娲皇剑突然震动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抖动令到左小多差点把持不住。
若不是这小子用精血建立了半认主模式的牵引,本座现在就一剑生劈了他!
破剑!
说谁呢这是?
还有,你得到的那些东西,除了最后的那些光点是可有可无的垃圾货色之外,其他的哪样不是好东西?
你咋不说你自己肉眼凡胎,见识浅薄,有眼不识金镶玉,全无见识呢?!
擦,本座要被这个王八蛋气炸了!他爹是谁?特么的,估计不认识,他祖宗是谁?!
“你抖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界吗?”
左小多用力抓住剑柄,惊奇道:“老子可跟你这看似纤细实则死沉的家伙不一样,快出去了也就是还没出去,我都还没激动呢,你一把剑你激动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最后几十步才最要命,万一老子在最后关头出了意外,你也得跟着一道葬送?!”
老子没激动!
老子是气的!
“这年头真是没处说去……居然连一把剑都失去了耐心,幸亏我还有。”
左小多抓着剑威胁道:“别抖!我知道你这把剑有蹊跷,有灵性,但是你现在已经吞了我的血,那就是我的人了。你不老实……再抖试试?再抖,我给你撒泡尿上去!”
娲皇剑猛地一震,随即不动了。
像极了一个人被气到了极处,突然晕过去那种感觉……
气炸了肺!
如果我有肺的话!
但没有肺的娲皇剑还真是不敢动了,虽然接触时间尚暂,但是娲皇剑已经看出来了这小子的脾气,这小子就是一个拼命占便宜,宁死不吃亏的惫懒货色!
而且性格之奇葩,之贱格,无不让人想要打死他那种……
“这种贱人……本座这辈子,一共也才见到过两个而已。”娲皇剑心中想着。
“而且那一个,还多少有些自重身份,不曾像眼前这个这样贱得这么彻底!”
这样的家伙,那是说得出就做得到。
自己若是再抖一下,别说被这小子撒泡尿上来,就算是当场给自己一头一脸的粑粑,那也是丝毫没有意外的。
娲皇剑老实了。
左小多自然也就愈发的得意洋洋起来,我连这样的怪剑都降得住!
还有谁,还有谁?!
左小多一步一慎的往外走,到了彼端,惊喜的发现那毁灭之风的威力,比之前小了很多。
而且那棵巨大的藤蔓,还挡住了更多的毁灭之风,基本没有太大的妨碍,一直到确认了这点,这才大大地松下了一口气。
一时间,左小多只感觉浑身上下尽是轻松加愉快,拿着骨头棒子四处乱伸,再三确认,确认骨头没有被切,也没有被焚化的迹象。
那就是真正的安全了!
既然这地界已经安全,左小多的小心思不禁又多了起来。
看着面前的这株巨大的藤蔓,左小多感觉,这肯定是好东西。
光只是藤蔓,就已经如同有好几个人合抱的大树那么粗了!
这玩意儿要是能挪出去……一定很值钱吧?
左小多抚摸着藤蔓,一脸的财迷相。
面前的藤蔓不但粗,而且延伸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头顶上全是枝叶繁茂,目测是进入到了混沌雷云之中,不知其远,不知其高。
左小多一脸迷醉,两手轻柔,轻轻抚摸,说不出的喜爱。这最上面要是没记错的话,还有个小葫芦?
实在不行……把那小葫芦给我也行啊……
娲皇剑在手中忍不住的又颤动起来。
不是吧,你小子竟然连这个也想动?
这家伙稍微的抖一下,你就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直接将你甩进混沌海深处化作飞灰,也不过就是动动念,平常至极的事情。
马上就要出去了,你可千万别找死,行百里半九十的道理懂不懂?!
这可是真正的最后一哆嗦了。
这不是你刚才才说过的吗?!
你小子寻死是你的事,可别连累本座陪你殉葬,本座要是陪你这样的狗屁小子殉葬,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左小多用力晃了晃这棵巨大的藤蔓,想要试探一下这藤蔓。
却只如蚍蜉撼树,纹丝不动。
出口就在眼前了,左小多转头看看出口,再转头看着面前这棵巨大的藤蔓,实在是舍不得啊,满眼尽是垂涎期盼之色。
“我这来都来了,你怎么也要给我点啥吧?”
左小多喃喃自语对藤蔓道。
他现在是真的非常不甘心!
我这趟好容易进来了,说是机缘巧合,可机缘在哪呢?
难道真要我空手而回?
这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太丢脸了,左爷入道出道以来,就没这么的栽过面好吗?!
大河涨水浪沙洲 傅元竹
就在入口处,有这么一道藤蔓,要是再放过,于情于理于人于己,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啊!
哪怕给我一片叶子呢?
也不算是白来一次,也算是缘法一番!
抚摸着粗大的碧绿的藤蔓,左小多一脸惆怅。
拔不动啊,晃不动啊,更加不敢跳上去,跳上去恐怕就会被毁灭之风给吹走了啊……
擦,这藤蔓可是不怕毁灭之风的宝贝啊,越想越是珍贵,越想越是不舍!
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的,明明宝树在前,竟然要交臂失之?!
華年夢
————
可怎么办才好?
这藤蔓可是连毁灭之风都奈何不得的,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如之奈何?
高空中,一条碧绿的藤蔓悄悄的弯垂回来,上面,一白一黑两个小葫芦,静静地隐藏在毁灭之风中,似乎有眼睛一般,很有兴趣的看着左小多。
两个小葫芦在互相缠绕,似乎很好奇的样子,绕过来,绕过去……
左小多眼珠子一个劲儿的转,突然计上心来,手持娲皇剑,向着藤蔓身上招呼了过去,同时手里还多出来一只玉瓶。
“最后尝试一把,看娲皇剑能不能奈何得了这藤蔓,要是娲皇剑能够将这个藤蔓的皮剥开……说不定,能装一瓶子树汁走!”
左小多是真的发狠了!
实在不行,我装树汁走!
无论如何,都要拿点东西走,要不我实在忒亏了!
而这么一动,意外也随之而出现了。
只见那巨大的藤蔓,斑驳树皮突然炸裂裂开来,宛如水波荡漾,就在左小多面前的藤蔓上,多出来一张苍老的面容。
一脸无语的看着左小多,叹息着说道:“小友,老朽已经任你离去,甚至助你拦阻那毁灭之风,你怎地还要剥我的皮呢,人啊,还是要知恩图报啊!”
左小多一脸震撼的看着这张乍现的老脸。
在一根藤上居然长出来一张脸,而且还能说话,还说得这么的字正腔圆!
这简直了,简直了,说出去谁能信啊?!
“你你你……是妖怪?”左小多震惊了,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娲皇剑。
天啦噜!
藤蔓说话了!
娲皇剑彻底无语。
是,这个家伙是个妖怪不假,但却绝对是个好妖怪,最最善心的妖怪,一辈子只是吃亏,从来没占过任何便宜的大善之妖。
一辈子从来没杀生,从来没伤害任何生灵,还外加时时与人为善的妖怪!
“老朽……也算得上是妖怪吧。”
老脸很慈祥,呵呵笑道:“小友,在这等天地分明的时候,还能进入这混沌空间,岂止是机缘机会,端的是福缘深厚!”
左小多一脸无语:“确实是因缘际会,但我是真没感觉出来什么福缘深厚……我这趟进来,一无所获,要不然也不能在临了临了的时候,打您的注意……哎,您老大人有大量。”
左小多很精乖,一看这老家伙就是个自己断断惹不起,一口气就能吹死自己的超级存在,不过此老还有很善良的属性,却也是一眼可见,立即就开始卖惨,口气转变,也不再说要人家的树汁了。
“大人大量倒也说不上……但你说你一无所获……”老脸的眼睛看在娲皇剑身上。
这把剑都在你的手里了,你跟我说你一无所获?
你还想要怎么获?
“老人家,在这里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陪着你,肯定很寂寞吧?瞧您愁的满脸皱纹的……”
左小多叹口气:“这么多年孤零零的,也没人跟你说说话,肯定很孤单,要是我的话,都不用很多年,只要三五天没人说话,就得寂寞,就得犯愁,就得想方设法的找人联络联络……”
老脸嘴角抽搐。
网游之武知我道
老夫可没感觉寂寞,这样一个人独处挺好,怎么就得犯愁了,这都哪跟哪啊!
你这小子到底想要说啥?
霸世神尊 分明
“您看您要不要跟我出去玩玩?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左小多诱惑道。
“外面的世界么……确实是很精彩的,但也存在着很多很多的危险啊……”老脸有些惆怅的说着。
藤蔓老人这一刻的面容,露出来无限的追思,还有沧桑。
回想当年,在那座山上……哎,那么多的老朋友呢,只可惜……他们只想要东西……并不想留下来跟自己聊聊。
酒国 莫言
虽然自己那个时候还不能说话,但灵识已开,正是最寂寞,最盼望人认可的时候,却偏偏没人理我。
如今过了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习惯了,却有来了这么一个小家伙,跟我这一棵藤蔓聊天了……
这际遇真是……
然后一双充满了慈祥的眼睛,看在了左小多身上。
“跟着我,绝对不危险,我会保护你的。”左小多拍着胸脯,他感觉这藤蔓是真的很好说话;自己的野望貌似很有希望的样子。
“呵呵……”老脸有些唏嘘:“如果是在几元会之前……或许我就真的跟你走了……不过现在……不能啦。”
左小多顿时兴趣满满:“几元会?那是什么?时间计量单位吗?没听说过呢……”
老脸只是淡淡的笑着,道:“既然你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我,让你空手而走,也委实说不过去……”
然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藤蔓左近又多出来一只苍老的手,手指头不断的掐动,似乎在计算什么。
上空,两个小葫芦缠绕的有些着急了,努力的往下挣。
在过了足足两小时之后,老脸上,慈祥的眼睛睁开了,抬头看了看,看着高空中,一边互相缠绕一边努力的往下挣,将藤蔓挣的一弯一弯的两个小葫芦,目光突然变得无限复杂。
随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左小多,道:“想不到……老朽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年,等的便是你……”
左小多皱眉:“等这么多年?等我?”
对于这些话,他一句也没有听明白。
老脸慈祥的笑着,沉吟了半天,道:“小友,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情?”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我人小肩窄,小胳膊小腿的,实力有限得很,可不敢大包大揽!”左小多很谦虚道。
老脸犹豫着,道:“我还有七个子孙,流落在外,彼此失散多年,若是以后,你有机会……能否让我的子孙重聚一下?”
“子孙重聚?”
左小多有些迷惘的说道:“你的子孙都失散了?但我根本不知道你的子孙长什么样子啊……更别说让他们重聚什么的,我倒是想答应您,但是这个,我是真的力有未逮,无能为力啊……”
“等你见到,你自然会有感应,就会知道的。”
老脸有些感慨:“我这也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你不答应也没关系的。”
“不不不,您老都开口,我答应你就是,您不也说了我一见就自然知道个中因由了么!咱们见面就是缘分,您的要求,我答应了!”
左小多哈哈一笑,飒然应允。
现在打好关系是关键,刚才的推脱不过是讨价还价的借口,真到分际,肯定是要答应的!
不就是子孙重聚,多大点事儿啊。再说遇到了就有感应,这更简单了。
左小多嘴上才刚答应,手中的娲皇剑却自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忍不了了……
傻逼!!
大傻逼!
不要答应!
不要答应!
你知道什么就敢随便答应,本座真真是看错了你!
还以为你小子是如此的谨小慎微,审时度势,怕死的要命!结果你小子居然是一个胆大包天的主!
这特么的,那是根本就没人敢答应的事情好么!
你根本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
那是整个宇宙都排得上号的几个人!
傻逼,别答应,快反悔!
快快反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