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awx扣人心弦的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七百四十一章 埋葬於時間的往事展示-5a73a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昨晚,夏萧给阿烛讲了自己心中的详细计划,令坐在床上吃零食的后者一次又一次颠覆自己原本的认知。
去封印下找起始大帝未免太疯狂,可夏萧有师父在身后,还算自信。就算自己劝服不了,也不至于丢掉小命。起始大帝当前不突破封印,肯定是实力还未完全恢复,但想趁此机会杀死他也不现实,因为据夏萧推测,师父应该难以穿过封印缝隙。那种危险之地,实力太强者挤不进去,实力太弱者又会被绞碎,只有他这个实力恰好合适。
因此,夏萧决定去东海走一遭,和阿烛一起!
化仙录 酒之黑夜
这天,夏萧站在后院,面朝东方,呼唤起师父。这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沟通方式,似一种微弱的力量在空中瞬间传播万里,但夏萧始终没得到回复,便施展起沟通符阵,结果亦然。现在的清寻子忙于东海,没时间接收每一道朝他而来的讯息,因此夏萧想到廖师叔。
作为走首教会的管事,廖赛和副教皇无异,他肯定有联系清寻子的方法。果真,在夏萧和阿烛走进皇宫,找到他时,东方很快有一道元气波动飞速掠来,速度可谓追星赶月,令廖赛见一眼,微笑道:
“我先去忙了,有事叫我。”
“多谢廖师叔。”
“客气了。”
廖赛大概能猜到教皇大人是何等的欣喜,在夏萧面前,怎么也不会像上次那么严肃。能有这样一位徒儿,是每一位师父的幸事。若是他有,肯定也会很乐意的昼夜为其考虑。可夏萧这样的徒儿实属难得,不说万中无一,普天之下都难出第二人。
见廖师叔走后,夏萧拉着阿烛,走到偏殿旁的一个小院,等着师父到来。不过半个时辰,夏萧和阿烛当即行礼以待,尊贵的教皇没有像上次见面那么严肃,由撕裂的空间出现后没有二话,张口便骂:
“臭小子,真不让我省心!你怎么敢提出那种计划的?你可知现在天下人皆疯,恨不得有个所谓的救世主牺牲自我,拯救大荒。而你倒好,削尖脑袋往前冲。起始大帝三万年的怒火,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熄灭的?”
“师父别气,你都同意了,我就去试试,不会有事的。而且我并非让他放下仇恨,我确实没有那样的本事,我只是让他把仇恨转移,有事去找语尚言,别找我们撒气,我们承受不起。”
一想起师父和语尚言的历史往事,夏萧就隐约觉得自己有些不敬。那语尚言,他恐怕得叫声师娘,这是比人皇和灵契之祖更贴切的称呼。可清寻子似没怎么在意,只是把过往的情绪压在心底,此时没好奇的哼道:
“我同意还不是因为你起了个好头?从那时起,世上很多人便不在乎你的死活,只想让你成功,可这件事的成功几率太小。若有半点差错,你就等着这小妮子给你哭丧吧,到时你后悔都来不及!”
“前辈,我也要去。”
阿烛一本正经的样令白须老翁吹了吹胡子,可她依旧坚定不移,令他有些衰老的脸上不再像以往那么红润似为童颜。
“我的小姑奶奶,你们别为难老夫了,老夫哪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把你们三人一起送进去。你们真以为那封印很好撕开裂口?就算有天然的裂口,你们进去也需要极强的元气保护,强不得又弱不得,而且海里本就行动受限,你就别添乱了!”
阿烛小脸一横,她才不管,她就要去!夏萧都答应了。后者坐在石椅上,没有将师父说的话放在心上,因为他相信师父有那本事,所以转移话题,关注起另一个点。
“三人?水箱也去?”
阿烛昨日提起过,学院的海兽已回东海,估计是为这件事做准备。清寻子点头,叹道:
“我让他把所有海兽一族的魂灵采一缕聚集到一块,然后由他带在身上,随你同行。估计起始大帝见着这股波动,会有所动容,到时才是你打口水仗的时候。”
“他们准备得怎么样?”
“估计快好了,因为都表现得很积极,作为海里的原始种族,海兽很多难以上岸,所以必须避免起始大帝作乱,他们必须配合且出全力,否则最先受伤的不是人类而是它们。”
这样就好,夏萧一拍大腿,决定道: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下午我就和阿烛收拾东西去东海。”
我有异能我怕谁
“你来可以,阿烛不行。”
就在青春中老了
阿烛一听,当即急了,夏萧嬉皮笑脸的帮她道:
“师父,她在可以帮我隐匿气息,就答应吧,就算有意外,我和水箱的气息一消失,起始大帝也找不到我们。”
“你把起始大帝当三岁小孩呢?他的存在最为久远,力量也未知,去的人越多越危险。而且这种事有何好随同的?”
在清寻子搞不懂夏萧在想什么时候,他凑到阿烛耳边,轻声道:
“你先回去收拾东西,我来搞定师父。”
当即,清寻子眼中的阿烛猛地起身,行了一礼便匆忙跑出小院,兴奋的朝宫外而去。阿烛一向好骗,夏萧见着她离去的身影,嘴角一扬,微笑着对清寻子说:
“师父,你就答应吧!把她带上没什么事,又不进去。到时你只需说实在去不了三人,因为安全起见,我和水箱去就好,我回去也告诉她只能因情况而定,不能贸然决定。但能同去东海,想必阿烛也不会多言,她还是很听话的,不会无理取闹。”
“何必呢?”
夏萧一笑,脸上尽是宠溺。
“阿烛想跟着就跟着呗,我正好也离不开她,但不能让她跟我一起冒险。”
重生之再世為仙 伏I醉
“那好吧!为师答应你。”
“多谢师父。”
我有无限属性点
“参王吸收完后,提升了多少实力?”
“已有曲轮十八圈年轮。”
比起七日前,夏萧又提升了三圈年轮,这等速度,奇快无比,可夏萧接下来一段时间得将其巩固,否则太快生长的树会和揠过的苗一样难以成熟。
“不错,那你回去巩固实力吧,我先撤了。”
墓地挖出的灵异古物 鹤童
“师父,等一下!”
夏萧特地将阿烛支开,不是为了告诉师父自己的用意那么简单,否则他可以通过寂静世界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有的事,必须阿烛不在场时才能问师父。愚蠢的男人,才把所有事都告诉女人,有的事还是避着些好。
“师父,你在会议上说过一句话,让我有些想不通。”
清寻子示意夏萧说,其实他心里很明白,但有些不愿回答。
“您说,自己三万年来只有过两个徒弟,一个是我,一个为让我走入正道而亡。”
“一个你,一个舒霜,没毛病啊!”
清寻子脸上挂着笑,夏萧却面色严肃。他看着前者,目光中满是疑惑。
“我知道是舒霜,可为了让我走入正道而亡是什么意思?”
清寻子早该想到,以夏萧这么仔细的性子,肯定会将会议上发生的所有事都过问一遍。可他当时不想让夏萧去,所以少有心急,这才说出这种话。可没想到实情道出后,又遭质问,真是麻烦。
没法儿,清寻子不爱隐瞒,既然被发现,只好如实回答:
“起初,舒霜存在的意义是将你带入正道并守护你,这是长护者的责任。但因为我对她有了私情,将其当做女儿一般看待,才导致出了这么多事。”
“什么意思?”
“你不好奇吗?舒霜为何和普通人类很像?甚至看不出什么差别?”
夜夜貪歡:神秘老公不見面
“这不是因为她吸收天地灵气,所以拥有灵智的原因?”
宅师 烛
清寻子摇头,道:
“当然不是,如果我只想让她完成任务,大可不必让她那么像人。那时的我,还没有制定更进一步的计划,只想让她保护你。可我将她当女儿看待,教其读书写字,参悟修行。这么一来,她的灵智变得和人无异,有了真正的感情。当她那对明亮无浊的眼睛里噙着笑意,我才想到这一出。”
“你故意让舒霜接近我,然后让她死于魔道手中?”
夏萧心里一颤,所问问题有些大胆,清寻子也没有在这般问题下点头,只是再问:
“你可知上善和舒霜同为符阵中的力量,为何一强一弱?”
“你不是说守护之力比较好离开符阵,且上善那部分比较暴戾所以难有灵智,不能化作人形?”
“这只是一部分。”
看着最为熟悉的师父,夏萧又觉得陌生,他近乎哀求的问:
“师父,你究竟还瞒着我多少事?你回答我,舒霜的死,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夏萧希望师父不要承认,他摇头也好,固执的沉默也罢,只要不点头就行。但师徒对视时,清寻子眼中还是浮现些不忍,而后颔首。
咕咚——
夏萧坠入冰凉刺骨的湖底,无比失落,他看着师父,不知为何,他现在该上前揪住他的衣襟让他偿命?还是就这般结束对话?夏萧都做不到,师父的恩情今生难报恩,就连舒霜都是他带到自己身边的,可为何?
“为什么?”
夏萧眼里满是迫切,他想知道答案!舒霜已走三年,他却不知真相,如何对得起她舍命保护自己?清寻子大悲无声,吐纳间皆是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