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n4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二十四章 今日借您法身,練練手中技藝鑒賞-yyou0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后边梦境世界投来的深邃阴影,已然渐行渐远。
泽拉泽里-古尔忍不住往后望了望,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而在他周围的其他队员们,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复杂的。
一切就像梦境那混乱无比的逻辑一般,令人有些心疼其极具颠覆性的疯狂规则。
莫非真是那只白鹭予以他们的祝福生效了?
亦或是邪神玩弄人心的另外一个幻境?
在这里的几个人,没有谁能够说自己真正地清楚。
虽然此刻,那始终纠缠着他们的邪神之力,已经消散了。
但或许是因为那种突兀的不真切感,又或许是长期行走于梦境的惯性。
他们并没有回归物质界,而是继续穿梭在混沌的梦境中。
泽拉泽里-古尔从没有想过:
那被他们和寄予他们以希望的那些人,所深深恐惧的东西,会以这样的形式消失。
一如某场戛然而止的恐怖电影,让人反而有种更为发毛感觉。
易春并没有与他们交谈太多。
只是请他们简单休憩了一会儿后,便送他们离开了。
可在离开之后,泽拉泽里-古尔等人才愕然地发现,自己体内的邪神诅咒消失了!
那一刹那,泽拉泽里-古尔甚至产生过回去寻求易春帮助的想法。
但最终,他的理智遏制了这一冲动的想法。
虽说对方展现出一幅慈眉善目的模样。
可那些难以计数的怪物,就说不定了……
泽拉泽里-古尔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因为怎样的原因,选择帮助了他们。
但他不会因此而产生,他们是同一种概念生命的想法。
泽拉泽里-古尔并非某种宗教的狂热追随者,可力量会教会人如何保持礼节。
在那样的存在面前,怎样谨小慎微的举动都不为过。
只因他们背负了太多……
“走吧,去追随我们的命运!”
泽拉泽里-古尔率先转过身,然后如是说道。
而随着他们的身影逐渐被混沌的梦境所吞没,安诺德的某只橘猫缓缓地收回了目光……
…………
…………
“看起来那家伙并不精通命运的力量……”
皇室公主的復仇者聯盟
此刻化身为噬元兽的易春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然后如是想道。
在他旁边,是呈现出扭曲与邪恶的污秽力量。
那正是易春通过梦境主宰者的力量,从泽拉泽里-古尔他们深深剥离的邪神诅咒。
当然,易春觉得这玩意儿算不上诅咒。
它只是一种对古神之音的浅层利用,整个实现过程,没有太多精妙的地方。
而真正令易春侧目的,是那个邪神所试图到达的目的:
祂应该具备至少一种包括堕落、腐化在内的邪恶神职。
祂正通过这种以古神之音为基础开发的邪恶神术。
来完成大范围的,甚至可能已然囊括整个世界的感染。
对此,知悉复数灭世操作的易春并不陌生。
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个邪神能够一次性地汲取到大量的神力。
而且,由于这个过程中,古神力量所展现的不可描述的扭曲和邪恶。
整个世界生命产生的认知,会导致祂的神性逐渐发生改变。
如果顺利的话,祂有很大的可能性,获得古神相关的力量。
当然,这无疑是比玩火自焚更为危险的操作。
综漫之心老人不老 梦蔓
古神,哪怕是已然陨落的古神。
相门嫡女:王的侍寝妃 梨潇潇
这样大范围的传播,都有极大概率导致古神从冰冷的寂灭中回归物质界。
可如果邪神是按部就班的苦修尊崇者,祂也无法成为邪神。
易春未曾见过这般的操作。
当然,这也与他不怎么研究这方面的神祇逸闻有关。
在起初的惊艳过后,易春现在逐渐品尝出的,只有对方极度的癫狂与邪恶。
一个肆无忌惮的赌狗:
祂在赌自己比古神更快……
而赌注,则是祂自身和整个世界。
易春微微眯了眯眼,他的心头浮现出久违的狩猎渴望。
邪恶,并非易春狩猎的主体因素。
对方对于世界的蹂躏和破坏,才是真正令易春情绪有所波动的地方。
就像一个骨灰级的MC玩家,在看到某个精通黑客技术的家伙。
肆意地以外行的手段,破坏着一个或者复数个MC玩家以年为单位建造的理想乡一般。
农门医香
前妻的蜜戀
只是,MC玩家无法顺着网线去予以对方饱以老拳。
而综网玩家的话,在这方面倒是颇为擅长……
易春不会用良善标榜自己,也不会如同他人所期望得那般。
凡物的渴求和祈祷,在大多数时候,并不会获得他的回应。
唯有那些在迷茫中挣扎,寻觅着真正解脱的灵魂,才可能获得他的慷慨。
沉迷于财富、女色、权力这些浅层欲望的,物质界才是他们更合适的归宿。
所以,易春不会因为泽拉泽里-古尔等人的恳求,而有所波动。
他只会在自己希望的时候,探出尖锐的爪牙。
更何况,他们已然选择了他们的道路。
梦与彼岸 人过自醉
易春大概知道他们准备干什么,或许和燃烧军团入侵时那些自然精灵的行为,没有太大的区别。
易春不会协助,更不会阻止。
他向来如此……
在获得梦境主宰者的力量之前,易春或许还需要考虑一番。
因为燃烧军团的威胁,还尚未可知。
而且,他和它们之间还有一次旧账要算。
现在的话,在老家约等于泉水的状态下,易春有了更大的操作空间。
他并非不能忍受蛰伏,但有些东西总得先试一试。
就像他还只是一个小德鲁伊的时候,面对安诺德所作出的抉择。
在八九玄功和世界树具备极高优先级传送的护持之下,易春至少拥有能够全身而退的依仗。
一念至此,易春用梦境主宰者的力量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具化身。
这个化身拥有和他几乎一致的力量。
当然,他本人是不可能掌握这种层次的高端化身法术的。
但在自己的梦境世界里,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梦境主宰者的力量,可以算是为所欲为的。
随后,易春的化身猛然一杖砸中了那团由邪神的力量形成的污秽聚合中!
顿时,囊括着诸多神圣力量的能量冲击,直接将这团污秽的聚合彻底净化了!
而下一瞬间,某种邪恶的凝视锁定了易春的化身!
重生壹二事 秋壹半
但很快,在感应到了易春化身所处的位置之后,那种邪恶的凝视消散了。
不过,易春却感知到了对方的些许信息。
“一个从原邪神传承中,一路杀出来,最终砍倒所有传承者,成就邪神之名的半兽人武器大师?”
“倒是有点传奇的色彩……”
易春感知着对方的信息如是想道。
看来,对方在兵器方面的造诣,怕是要比白骨之渊的那个大领主强多了。
末世養娃手劄 包包紫
易春沉吟了一会儿。
他认为自己需要强化一下技击方面的能力。
因为神性生命模板的相互抵消。
在很多时候,神祇之间的战斗总是不免要赤膊上阵。
事实上,这也早在他的相关计划之中。
原本对于梦境的塑造,最初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特案笔录 小乱
下一瞬间,随着易春意识的相关波动。
梦境世界的某处盆地,悄然开始了变化。
它的边缘弥漫起巨大的雾气,而中心区域则延伸出平整的地面。
时间在这里的流逝,变得极为缓慢。
随后,一个毛茸茸的手掌从虚空中探出。
而随着手掌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根顶头有着一个金箍的棒子……
待到原身凝聚时,却是一只猴子。
“许久未见,今日借您法身,练练手中技艺。”
不知何时出现在前方的易春如是说道。
那猴将棍子随手横背着,歪着头望了易春一眼。
似是想起了某些旧事,它咧嘴一笑。
然后下一瞬间:
“呔!”
前世今生愛上妳
它挥棒竖劈而下,有风似虎怪啸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