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cwr熱門都市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26章 負她的狗推薦-o0ydj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倪月杉的厨艺确确实实是有些不敢恭维,因为她连打火石都不会用……
景玉宸无奈蹲下,倪月杉赶紧撤开,让景玉宸来。
看着有火星出来,倪月杉的双眼一亮,感叹道:“厉害!”
景玉宸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人,竟然还会做饭…….
景玉宸看白痴一样看着倪月杉:“不要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着本皇子,本皇子只会生火,不会做饭!”
所以倪月杉自求多福。
倪月杉愕然郁闷的看着景玉宸,“下面条简单!只需倒水,烧开,食材丢进去就好了,不过需要你添火!”
指使下人一般,倪月杉指使景玉宸。
都市之全職業修真
景玉宸想想有些不对啊,他是要吃饭的人,不是来打下手的……
心里无奈,只好乖乖捡柴,丢进去添火。
灶台旁边的倪月杉撒面粉和面,只是倪月杉动作并不熟稔,面团不是稀了,就是干了。
折腾了好几回才差不多,只是面团越来越大……
景玉宸嘴角抽搐的厉害,继续默默观看中……
只见倪月杉将面团碾平,切条,忙好后,她又开始忙碌着洗青菜,切肉。
景玉宸默默看着,竟有点幸福的感觉。
倪月杉端着盘子,准备将肉丢进去,却嗅到一股烧糊的味道。
她心里觉得奇怪,深吸了一口气,水不该会烧糊啊?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瞪了瞪眼睛:“二皇子,你的衣服,衣服!”
景玉宸这才回过神来,看向脚边……
他的鞋!
景玉宸吓得跳脚,赶紧走开。
倪月杉在一旁鄙夷道:“还以为你很会烧火呢,原来不过如此啊,木柴掉出来了,都不知道塞进去。”
景玉宸尴尬的咳嗽两声:“还不是看你笨手笨脚,害怕你将手给切了?本皇子盯着你看,才走神的!”
所以怪她咯?
“那你没烫伤吧?”
景玉宸摇着头:“放心吧,本皇子好的很。”
然后又乖乖蹲下去烧火了。
獵魔人的末日驚奇之旅 神谷小鱷
羅 無
倪月杉依次将食材一样样丢进去。
景玉宸为了缓解尴尬,提示一句:“不要忘记放盐!”
倪月杉白了景玉宸一眼,当真以为她是小白么,什么都不知道?
“我懂!”
二人忙碌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将热腾腾的面盛出来了。
倪月杉咽了咽口水,香,太香了。
原本她觉得她不饿的,但现在她觉得她饿,很饿很饿。
倪月杉身上不少面粉,但她懒得去管,和景玉宸一人盛了一碗,然后二人津津有味的吃着。
“就是这个菜煮的有点久了,肉倒是很烂,好吃!”
景玉宸坐在倪月杉的对面,对倪月杉竖着大拇指。
得到夸赞,倪月杉心情很不错,她将碗里的肉丢给景玉宸,“你多吃点吧,你都瘦了!”
景玉宸错愕的看着倪月杉,“你想让本皇子长胖?”
然后他又把肉给丢了回去。
倪月杉:“……不是你说好吃的?所以给你啊!”
倪月杉再次丢了过去,景玉宸瞪了倪月杉一眼:“你还是多补补你的身材吧!”
然后他继续回丢。
倪月杉:“……不吃拉倒。”
二人没少拌嘴,但气氛融洽,吃的开心,两碗面条见底,倪月杉打着嗝,十分满足。
她太佩服自己了,第一次擀面条还能这么好吃!
“原来二皇子并不挑食。”倪月杉开始收碗筷,景玉宸满足的站了起来:“本皇子亲自烧的水,怎么着也得吃完啊!”
“噗,你烧的水,那你应当将汤水给喝完,你吃什么面和菜啊?”
“……你杠精?”景玉宸瞪着倪月杉,她就不能说话的时候让他一点吗?
他可是皇子!
倪月杉吐了吐舌头:“好了,时辰也不早了,二皇子还是考虑一下,赶紧回去吧。”
两个碗筷很快刷完,倪月杉擦了擦手,和景玉宸朝外走去。
“下次有忧愁,记得找本皇子,本皇子陪你喝酒!”
倪月杉歪头看了一眼景玉宸的鞋子:“那你要做好鞋子被烧的准备哦。”
景玉宸站定,看着面前的倪月杉,眸光温柔:“记得早点歇息,本皇子回去了!”
天神荒芜 琴音绝响
他来的时候并不是走正门,自然走的时候也不会走正门。
他飞身上了屋顶,几个起落,消失不见。
倪月杉收回了视线,其实这样一闹,心情倒是不错很多。
侧妃的位置虽然膈应人,但景玉宸这个人确实好的没话说。
翌日。
倪鸿博清醒了过来,他疼的躺在床榻上冷汗直流,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这么疼。
旁边是一直在哭泣的倪月霜,吵的他心烦。
她擦着眼泪,听到身边有动静转眸看去,是倪鸿博醒来了。
她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大哥你终于醒来了,月霜担心死你了!”
倪鸿博脸色蜡黄还略显苍白,他捂着受伤的位置,感觉到有纱布包裹他的伤口,人重新躺了下去。
“快,去请大夫来。”倪月霜看向一旁的丫鬟,丫鬟明白退下。
倪鸿博虚弱的询问:“爹如何处置的人?”
若是当初田悠和倪月霜的苦肉计不行,那他的呢?
他可是相府的独子啊!
他觉得这次倪月杉一定完蛋了。
倪月霜神色僵硬,有些难堪,她原本只是低低哭泣,但此刻却是哭的更加凶了。
“爹,爹他偏心!”
无限之统领世界 阴影中的领主
倪月霜擦着眼泪,满脸幽怨与恨意:“他根本没有处置倪月杉,还将我关在大哥你的院子,让下人看管我们俩,关到我的亲事说定,到我出嫁那天为止。”
前世今生 清尊
倪鸿博满脸错愕,“怎么可能,爹怎么会,咳咳,他怎么会那么看重倪月杉?我可是相府独子!”
他觉得他是相府中倪高飞最看重的儿子,倪高飞绝对会因为他受伤,狠狠处置倪月杉的,为何,为何什么动静都没有?
一定哪里出错了!是倪月杉使诈!
“大哥,昨天月霜也是这样想的,觉得倪月杉一定完蛋了,但爹根本没有询问我当时的情况,就下达了命令,让你我不得出院子!”
她长叹一声:“还让倪月杉,今日去接林品儿回来……”
倪鸿博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倪月杉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见倪鸿博久久难以平复心神,倪月霜长叹一声:“大哥,咱们用任何计策都是无用,因为在爹的眼里,倪月杉才是最重要的,爹对倪月杉的信任,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大哥,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宠爱我们的爹了!如果你真的想保护小娘和我,大哥还请你帮帮我,让我出府,送我入宫参加选秀!”
倪鸿博诧异的看着倪月霜,“你要参加选秀?做什么?”
“做后宫嫔妃啊!试问还有什么身份可以高于二皇子保护的倪月杉?”
倪鸿博深深皱着眉,神色纠结郁闷,他脸色苍白的躺着,久久不语。
大夫此时走了过来,倪月霜站起来,让开位置。
虽然禁足了,但府中的吃穿用度依旧如往常一致,大夫也是可以随便请,可他们不报仇,心里哪里能安?
*
倪月杉起床后去找林品儿,但并不是打着接人回相府的名义去的,而是探望林品儿,想与她一同女扮男装,喝酒赌钱去!
林品儿与其他女子不同,活脱脱一个假小子,所以要把她当做男子看!
准备带她去赌场,去斗鸡,去赛马射箭。
“一天安排这么多,我们,玩的过来吗?”
她看着倪月杉有些讶异,她被倪鸿博休了,当时气的她肺都快要炸了,恨不得当时将倪鸿博的头打爆,但最终没有,让她走?那她就走!
她要让倪鸿博后悔!
因为她有件事情还没来得及宣布……
可倪鸿博到现在也没让人来接她,她又有点失落。
倪月杉心情不错的回应:“玩到天黑再说!”
林品儿却是纠结的问:“莫非你是倪鸿博派来的?”
可倪鸿博与倪月杉关系并不好,倪鸿博不应当让倪月杉跑腿办事。
倪月杉细细打量着林品儿,见她眼中闪着希冀的光,她的心思她也就看明白了。
“其实大嫂你的五官真的不错,有没有想过将唇毛给剃了?”
倪月杉这话题跳跃的是不是有点大了?
她无奈回应:“试过多种法子,可还是会长出来的,而且是越长越多……”
自然现在不敢乱动了。
“你说这个干什么?”林品儿奇怪的看着倪月杉。
“自然是想让大嫂变美,大哥后悔。”
“……你有法子?”
末世重生之战神传奇 刀锋之魄
倪月杉原本想着带林品儿好好的玩一玩,让她彻底的放松散心一段时间,但没想到林品儿听了她的法子后,一天都不愿意多等,只想着立刻马上让她带她回相府。
相府内。
下人在看见,倪月杉带着回来的人时,脸上皆闪过意外。
所有人都看着林品儿,目不转睛。
林品儿高傲的扬着下巴,一路趾高气昂的路过。
雄霸萬界 亂世浮卿
倪月杉走在她的身边,提示:“倪鸿博他,之前被二皇子处置的伤不过刚刚愈合,这次他又添了新伤,还有点严重,你就算心疼,也不要表现出来,知道吗?”
林品儿看了倪月杉一眼,无比坚定的点头:“负我的狗,岂会对他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