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jfp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討論-第一百八十六章:曉琪的蹤跡展示-k9eix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郦安然郦小姐在世的时候,服侍她的丫头是谁?如今在哪儿?”
毒医庶女冷情王爷 黄芪
武神培养系
郦嘉茂被问得一怔。
人死灯灭,虽是知晓郦安然的死十分蹊跷,但郦嘉茂浸润朝堂多年,早已明白有些事还是不要深究。
“阁下问此事…意欲何为?”
“郦老爷只管回答便好,我想以现在的情形…郦老爷似乎没有问我问题的资格。”
地上的管家还昏迷着,郦嘉茂看了一眼,叹了口气:“那丫鬟名叫晓琪,只在安然死后第二日,她便消失了……”
消失……沈落心中默念了一遍,随即又问:“她服侍郦安然,在府中应该有不少东西吧?”
匕首架在脖子上,本想点头的郦嘉茂不敢乱动,只好应声:“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他立马又道:“那些东西她也带走了。”
话音刚落,脖颈上的匕首倏而便撤去了,郦嘉茂却是不敢轻易转身。
方才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紧跟着进的门,这女子却只在眨眼的一瞬间便放倒了一个,随后又以快得完全看不清的动作挟持了他。
一切发生的太快,他连她的身形都没看清,所以显然,这是一个武功高强的人。
在这样的人面前,最好不要抱着什么侥幸心理,如果回头不小心看见了她的脸,只怕今日是不能活着出这个屋子的。
“今日之事,还请阁下不要声张……”
虽是没了脖子上的匕首,郦嘉茂还是保持着被挟持时的身姿站位,他试探地开口,却是半晌无人应答。
犹豫了片刻,郦嘉茂慢慢转过身,屋子里头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女人。
郦嘉茂惶然站了一会儿,随即回身快速扶起地上的管家,准备叫醒他,而郦嘉茂自己的后背也已经被冷汗浸湿,他却是浑然未觉。
从郦嘉茂的屋子离开,沈落知晓了丫鬟晓琪的一点消息,心中却还是被方才撞破郦嘉茂与管家私情的画面堵着。
郦嘉茂是个清官,朝事上也是尽心尽力,可他终究是误了郦夫人的一生。
嫁给一个有断袖之癖的男人,郦夫人这么多年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最后承受外界异样眼光和指指点点的人,却还是她自己一人。
小胖子大未來星際
想来郦夫人之所以生病,就是因为嫁给了一个断袖。
我有一个世外桃源 浮梦三贱客
超神學院裏的被鹹魚
虽有一个丈夫,可跟嫁给一个死人也没太大的区别,这才致使她抑郁成疾。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养女,郦安然本是被亲生父母伤了心,万幸她遇上了郦夫人。
她们一个没有孩子,一个父母凉薄,却是一对互相疼爱的母女,世人总说血浓于水,可对她们来说,血何曾浓于水?
郦安然是郦夫人余生的盼头,可她死了。
盼头没了,郦夫人终究也去了,只是不知那一日,沈落第一次潜进郦府的时候,郦安然彼时熬下的参汤,郦夫人最后喝了没……
“哎呀!”
丫鬟手中捧着的杯盏‘砰’一声掉在地上,碎成了一片一片。
另一个丫鬟慌忙上前道:“你干什么忽然叫唤一声,将我也吓了一跳!”
“我、我方才好像看到屋顶上‘唰’一下飞了一个人过去……”
“青天白日的,你还真做起白日梦来了?”丫鬟狐疑地抬头看了一眼,随即一脸恼火:“哪有什么人?你莫不是将雀儿看成人影了?真是眼花……”
“诶诶诶!我真的看到了!”
不等她解释,同伴已经端着手里的器皿径自离去了。
沈落躲在郦府侧面的窄巷中,听着院子里头清扫碎片的声响,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呼……都怪那该死的郦嘉茂,突然整这么一出,竟害得她分神了!
看来以后潜进别人府邸的事还是得晚上做,不然再遇上这样的场面…哎,风险实在太大了。
……
接下来几日,皇城中并无什么要紧事发生,只是裕太妃起先一直说自己病了,大约是咒自己给咒的,接风宴后她便真的病了。
自己把自己咒病的,这自然是说笑,沈落心中嘲讽几句罢了,想来真实的原因,应该是接风宴上聊得太晚。
鲁王在外游玩许久,所讲的事自然是皇城中少见的,裕太妃便也好奇心大盛,多听了一个时辰,估摸着便是因此吹了风,又歇息得晚,便病了。
超级控卫
太医院去看过,说是小事,多加歇息便好。
实则是皇室中人身子金贵,打个喷嚏也要请太医诊断诊断,比起裕太妃这点小毛病,还是那个丫鬟晓琪的事更令沈落忧心。
华懿盯着鲁王府,一直没什么动静,沈落查晓琪的踪迹,查了许久,也是一无所获。
时间越久,沈落便越担心晓琪是不是还活着,因为只有人死了,才能这般毫无痕迹。
按照郦嘉茂所说,晓琪离开郦府的时候将自己的身家全都带上了,这显然不是被人灭口了,而是自己逃命去了。
若是灭口,直接在郦府制造意外便可,可晓琪却是带着自己的家当消失了。
能从幕后黑手的魔爪之下溜走,晓琪应该是有几分本事的,没这么容易死。
抱着这样的想法,虽是好几日没一点音信,沈落还是一直在追查。
因着查探晓琪的事她总是早出晚归,府里的人只知道她成日闷在朝露殿,苏执却知道她是去干什么了,每晚都要因为此事抱怨她几句。
话里话外,苏执全是说她成日往外跑,害得堂堂摄政王独守空房。
好在到底没有被白白抱怨,在十八日的清晨,她总算是发现了蛛丝马迹。
小小一个丫鬟,沈落起初只以为她是躲起来了,几乎把她可能躲的地方全找了个遍,可就是一点痕迹都没有。
到头来沈落又跑了一趟郦府才发现,清早往郦府送菜的那个小贩,怎生有些眼熟?
这个晓琪倒是胆子大得很。
都快被人灭口了,她不想着逃跑,也不想着躲起来,还这般光明正大的天天上郦府外头送菜?
沈落着实被晓琪的胆量惊着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